首 頁 |  促進會動態 | 理事展示 | 大型專題 | 活動展示 | 獨家訪談 | 入會指南 | 企業家心語 | 宏觀閱讀 | 專家論道 | 經濟新聞 | 環渤海財經
    在現實生活中,你和誰在一起的確很重要,甚至能改變你生活的軌跡,決定你的人生成...[詳細]
與狼成狼,與豬成豬!
    中國是一個愛吃的國家,很多事情都是在酒桌上談成的,很多怨恨也是在酒桌上產生的...[詳細]
請客吃飯,不懂這些等于白請!
    你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他們也許貌不驚人,也許才不出眾,卻在無形中有著一股別樣...[詳細]
讓人舒服,是頂級的人格魅力
    從古至今,雞蛋始終都是人們餐桌上的常客,幾乎每天都離不開它。不過,雖然吃了好...[詳細]
早晨吃雞蛋對身體是好還是壞?萬萬沒想到!
    一個不懂得為親人讓步,為朋友讓步,為愛人讓步,合作伙伴讓步的人,是缺乏胸襟的...[詳細]
讓步
 
當我們討論養老金缺口時,我們討論的是什么
來源:界面新聞 更新時間:2019/7/26 11:15:02   
>> 相關新聞鏈接
·河北養老金再漲5%月底發放到位 ·對養老托幼家政加大稅費優惠政策支持
·河北養老金上漲!8月底前補發到位 ·免費“60敬老餐廳”模式引發取經潮
·調查:85后最擔心父母養老 90后擔心自己未來養老 ·機關事業單位養老金繳費年限這樣認定
·職工養老金15連漲幾成定局 城鄉居民養老金入市或 ·各地養老金調整落地:哪里漲的最多?哪類人能多領
·人社部:養老金漲5%發放到位 將研究降費方案 ·全國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提高 何時提、怎樣提?

當我們討論養老金缺口時,我們討論的是什么

文 | 高慶波(中國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執行研究員,《中國養老金精算報告2019-2050》執筆人之一)

近年來,各界關于養老金“缺口”的討論越來越多,但“缺口”的定義卻始終并不統一。

在學界,養老金缺口、隱性負債及轉軌成本三個概念是混用的,而且界定各不相同。如:“養老金缺口主要反映在現金流量缺口以及制度轉換成本兩個方面“;“養老金隱性債務指一個養老金計劃向職工和退休人員提供養老保險金的承諾,如果該計劃在今天即終止的情況下,所有必須付給當前退休人員的養老金的現值加上在職職工已積累、并必須予以償付的養老金權利的現值”;“轉軌成本的概念產生于即使在部分繳費已分流到個人賬戶、但仍要繼續向養老金領取者(和未來的退休人員)支付退休金而出現的融資缺口”。

在這些紛繁的定義背后,是學界對養老金制度可持續性問題的擔憂以及如何應對可能危機的討論,這些未雨綢繆的探討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內容:“缺口”的成因、規模、彌補的方式與途徑。房海燕、王燕、宋曉梧、何平、王曉軍、賈康等諸多學者以及原國家體改委、原勞動和社會保障部社會保障研究所、財政部財政科學研究所、世界銀行及引發全國大討論的德銀、中銀等機構,他們采用了不同的方式、不同的參數對這一問題進行了測算。

在已有的測算中,絕大多數采用了世界銀行對隱性負債的界定計算方法中的相關理念。世界銀行認為有三種方法(World Bank,1998):

假設養老保險制度立刻中止,所需要償還的當前所有退休者養老金以及正在工作的參保者累積權利的現值(包括繳費以及未來養老金權利);

不再增加參保者,直到現有參保者全部死亡為止,據此計算出所需要支付的總額;

開放系統,估算所有將來需要支付的養老金現值(包括新的制度參與者)。

但在中國最近兩年的爭論中,明顯出現了與學界所探討的基于權益現值的隱性負債及轉軌成本等內容風馬牛不相及的部分。關于隱性債務或轉軌成本的探討變成了“缺口”,“缺口”又與“空賬”聯系起來,甚至被等同于財政補貼,然后進一步被網民演繹為了“挪用”、“黑幕”。在這個信息傳導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同一個詞語,表達著完全不同的內容。

在這些完全不同的概念中,“隱性債務”與“轉軌成本”因為方法設計的不同、參數選擇的不同,將會產生巨大的差異,這也是學界多年來所探討的主要問題。但是,制度建立之初“老人”和“中人”因歷史原因形成的“空賬”與前兩者不同,它應該是一個有上限的固定數值,而且該數據理論上并不會很大。但在現實中,“空賬”持續增加意味著它并不再僅僅是歷史遺留問題,而是現實制度運行中的政府相關部門的一種選擇,這種選擇是無奈也好,反思也罷,個人賬戶“空賬”持續擴大本身就反映了當前的制度存在著缺陷,而這一缺陷,在當前的經濟與人口背景下,是制度自身所無法解決的。

在人口老齡化的大背景下,制度可持續性將會越來越差,如何提升制度的可持續性是未來的關鍵所在。而爭議叢生的現狀,主要反映了兩方面的問題:一是反映了命名不規范。“缺口”本身并不是一個清晰的定義,在“缺口”的大旗下,學界討論隱性負債與轉軌成本(財務可持續性)、政府講現金流(當期收支平衡)、公眾質疑制度的公平與公信(雙軌制、是否有貪腐現象等),盡管用的是同一個名詞,但討論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事情。

二是反映出公眾對于這一制度并不了解、不信任。“空賬”被相當部分公眾解讀成了“挪用”——網絡上常見的語言是,“如果不是被當官的吃喝糟蹋了,我們交了這么多錢,怎么會空賬”,“缺口”也被解讀成了“發不出養老金”,這種完全字面上的理解,說明當前制度在宣傳方面還有著漫漫長路要走。

更有人將部分省份養老金當期收不抵支解讀為發不出養老金——完全置資金收不抵支省份退休群眾仍在按時足額領取養老金的現實于不顧。即使追溯數十年,新中國給國民黨時代的勞動者一樣發了養老金。當年辦理退休手續時解放前參加工作有兩個選項,即解放前參加革命工作和解放前參加工作,在國民黨統治下的勞動者適用于后者(養老金達本人工資的95%,僅比參加革命工作者少5%)。對于養老金制度而言,政府是必然的最終責任承擔者。新的基本養老保險制度建立至今,政府已經累計補貼該制度超過4萬億人民幣。只要政府存在,養老金制度就在。

因為不知,所以不信。“謠言止于公開”,讓公眾了解養老金制度、樹立公眾對于養老金制度的信心,需要政府部門、學界以及各界人士的共同努力。

 

 



責任編輯:cprpu
[打印此文] [關閉窗口] [返回頂部]

河北省企業風險防范促進會 版權所有 冀ICP備11028489號-2 公安備案13010202001484號
Copyright2000-2012 郵件:[email protected]
时时彩计划研究中心